表面向 yuz ha iwu vi p.co m装的小道士你1

    好大夫在城外,你目送师父离开,心中多有不舍。
    你怕叶明尘总拿师父在要挟,你偷偷让人把师父送到别处去。
    晚上,叶明尘找你。
    你躲在被子里假睡,怕得发抖。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做的事。”
    他将你拥入怀里,“你师父不在身边,你只有我了。”
    他低声言语,箍得你紧紧的。
    叶明尘没提过要娶你,你也不想嫁给他。
    你喜欢的那个风光霁月的他,不是现在这个平时冷漠时不时动辄杀人的疯子。更多免费好文尽在:ro us hu wu2.c om
    如果不是叶澜的出现,你可能已经忘了之前的叶明尘是什么样的。
    叶澜是叶明尘的远方亲戚,他双亲已故,便从京城回来。
    他年纪比你要大些,想来是做过京官,插花烹茶比些贵女们还要熟稔。
    他回来时,你怕叶明尘要对他下手,硬着头皮各种旁敲侧击提醒。
    “道长请直言。”
    叶澜说话淡淡,听说做官时为人清正廉洁,总之比叶明尘更像家主。
    但如今看来。
    你叹了口气。
    孺子不可教也。
    在叶明尘这里,你也学会了很多招数,拐弯抹角表露想法,也算是摸透了些生存的门道。
    这叶澜,竟是个傻的。
    连你都不如。
    真不知道他之前怎么当的官。
    你以为他不懂,直到他突然趁叶明尘出门,叶澜把你从祠堂抱出来时,你恍然明白。
    他知道的。
    坐在摇摇晃晃的马车上,你睡得沉,因为叶澜给你灌了迷药。
    “我会把叶明尘绳之以法。但这之前,我要把你藏起来。”
    叶澜摸着你的脸,还亲你的嘴。
    【更多内容在po18et.cσm】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